第一高中教育年收入4.5亿元:贴牌“衡水中学”,高考复读生人均学费2.2万

第一高中教育年收入4.5亿元:贴牌“衡水中学”,高考复读生人均学费2.2万

本报记者于玉金 北京报道

当衡水中学学生张锡峰因演讲内容遭到争议之时,衡水中学正在资本市场大获全胜,其中以“贴牌”的第一高中教育(又名“长水教育”;FHS)在美股上市为最。

“大树底下好乘凉”,成立于2014年第一高中教育凭借“衡水中学”的金字招牌以及对其趋之若鹜的初中生及高中生,尤其是高考复读生人均学费高达22037元,其收入逐年走高,2020年收入为4.46亿元,调整后的净利润为8090万元。根据 CIC 的报告,按学生人数计算,第一高中教育是中国西部最大的民办高中运营商,也是中国第三大运营商。

尽管获利颇多,但是关于衡水中学教育模式的质疑声一浪高过一浪,“掐尖招生”令全国多地的高中也怨声载道,更有衡水中学进入浙江遭遇当时教育部门炮轰,第一高中教育上市首日就破发或许印证着衡水中学模式并非无往而不利。

高考复读生看分收钱

7月14日,《华夏时报》记者以孩子文科560分考虑复读询问云南衡水实验中学招生老师,接线老师表示只招收600分以上的复读生,多给钱也不收,同时提供给记者云南衡水实验中学补习学校老师的电话,让记者进行联系。

此后记者以孩子文科580分考虑复读致电云南衡水实验中学补习学校,对方负责的老师表示,“文科580可以收的,复读的话这个分数除了伙食费一整年所有的费用是23160(元)。”

在云南衡水实验中学补习学校老师告诉记者,“我们是云南衡水实验中学专门高三复读的一个校区,跟衡水其他校区一样的管理模式,我们办了7年了,每年都有几百学生。”她发给记者的招生材料显示,“志愿滑档或不满意录取学校和专业的学生,可在得知录取结果后,尽快到校咨询报名,学校已针对此类同学预留部分招生名额;高三应届插班学生,意向到我校进行高三冲刺的应届学生,需提前到招办参加入学考试,学校根据考试成绩,择优录取。”

记者此后又以孩子理科560分准备复读致电鄂尔多斯衡水实验中学相关老师,该老师让记者对接另一位郜姓老师,郜姓老师告诉记者,“复读生就是到鄂尔多斯衡水实验中学插班,和新生在一起”。

郜姓老师发给记者关于内蒙古衡实培训学校招生简章显示,高三文化课补习生90人,分层教学,名额有限,报满即止。收费标准为,理科分数大于530分、文科分数大于570分免学费,理科分数在480-529分、文科分数在540-569分之间的学费为20000元/年;理科分数在420-479分、文科分数在490-539分之间的学费为30000元/年。

第一高中教育收入主要来自学费和住宿费;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学费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81.8%、82.4%和79.5%。其中2020年第一高中教育高中、初中和补习班的高考复读生人均学费分别为16399元、11199元和22037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第一高中教育已经开发了一个由19所学校组成的网络,为高考复读生提供14个高中课程、7个中学课程和4个补习学校课程,截至2020年12月31日,第一高中教育的学校网络有25867名学生,其中高中生(包括高考复读生)17230名和中学生8637名。

贴牌“衡水中学”

今年3月11日,民办教育企业第一高中教育集团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民办高中教育海外上市第一股。

第一高中教育能如此风生水起在于其更高的大学升学率。2020年,第一高中教育西部地区参加高考的高中毕业生约有63.9%被中国大学录取,其中约29.2%的毕业生被中国一流大学录取,相比之下,西部地区参加高考的高中毕业生中约有40.5%被中国大学录取,而同期约有13.1%的高中毕业生被中国一流大学录取。

第一高中教育背后则是依托河北衡水中学,其19所学校中,有14所都挂有衡水的名字。第一高中教育在招股书中则显示,“我们与中国备受推崇的中学标杆河北衡水中学合作,针对学校发展的每个阶段以及学校管理和运营的各种场景,制定了一系列标准化措施和协议,也有在河北衡水中学有工作经验的教师来指导我们的教师,以确保在我们的学校网络内始终如一地实施有效的教学方法。”

上述云南衡水实验中学补习学校老师告诉记者,“学生要适应学校的管理。”其实第一高中教育复制了“高考工厂”衡水中学的所有理念和做法,其中学均为寄宿学校,并对学生实行严格的每日学习计划。

第一高中教育与衡水中学的合作是从2014年开始的。记者从长水教育集团官网看到,2014年3月24日,长水教育集团与河北衡水中学合作创办云南衡水实验中学,此后河北衡水中学党委书记、校长郗会锁,河北衡水中学原校长、云衡水实验中学中名誉校长张文茂先后20余次带领功勋教师到云南衡水实验中学指导办学和开展教师培训,先后分多个批次为云南衡水实验中学配置了管理团队,委派了骨干教师。

第一高中教育在招股书中还提及,“终止与河北衡水中学的合作关系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自2017 年以来,第一高中教育扩大了学校网络并提高了学校利用率,以提高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但因董事、高级职员和员工以及某些外部顾问为其提供的服务而获得的股权报酬为1.78 亿元,第一高中教育2018年净亏损为1.70亿元,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970 万元。2019年、2020年第一高中教育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4050万元和8090万元,同比分别增长36.4%和99.1%。

尽管也会考虑开设新学校可能会对其盈利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但并不能阻止第一高中教育扩张步伐,其还与中国地方政府和其他第三方合作,预计在2021年9月开设两所提供高中课程的新学校。

衡水教育模式争议

尽管复刻衡水教育模式让第一高中教育在二级市场获得成功,但近来关于衡水教育模式的争议越来越大,尤其是衡水中学学生张锡峰因演讲内容令衡水教育模式讨论再起。

事实上,衡水中学子学校衡水第一中学2017年进入浙江时,曾遭遇当时教育部门排斥,为此当年4月11日,杭州市召开名校长关于“衡水中学现象”研讨会,研讨衡水中学办学模式是不是当下优秀学校的样板,是不是浙江教育改革所需要的模式。

研讨会上,杭州学军中学校长陈萍说:“浙江作为开放地区有容乃大,一所学校来浙江办学不值得过度关注。目前,浙江反对的不是表面上的哪所学校,而是忧虑一种教育模式与学校文化对浙江教育生态的危害。”

此后,该校更名为平湖杭州湾实验学校,仍按照衡水教育模式发展。

衡水中学进入深圳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近日,一份“深圳衡中文化教育”招生PPT,迅速在网络发酵,“衡水中学进军深圳,一年学费12万,60个招生名额一分钟抢光”等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据深圳特区报报道,7月1日,深圳龙岗区教育局回复称,根据“深圳衡中文化教育”注册登记的地址、招生PPT校址,区教育局协同区城管综合执法队实地核查后,均找不到该企业,“深圳衡中文化教育”或为无公司地址、无学校场地、无办学资质的“三无机构”。

7月14日,记者拨打网传招生电话为空号。

不过值得深思的是,尽管衡水教育模式被质疑,仍有学生和家长选择进入这样的“高考梦工厂”。而自2002年起,各地政府陆续出台政策,禁止公立学校招收高考复读生,大量高考复读生只能转向私立教育机构,这也无疑给第一高中教育这样的公司更多的市场发展机会。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复读有现实的需求,复读班的目的就是要考更高的分数,所以大部分复读机构都是高强度教育,不这样反而没有市场,这就是当前的教育生态。”

不过,熊丙奇也表示,“(衡水教育模式)扭曲的生态,短视而功利,只育分不育人,不惜牺牲孩子身心健康,获取所谓的升学率。”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江门方银顺家政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